当前位置:主页 > 报料中心 >

那纤纤身影就这样牢牢牵住我的遥念

1503098176
新闻详情

  花落倾城
  
  卿栖江南杨柳岸,我住漠北残月山,塞外江南空断望,月影婆娑柳如烟。
  
  世间所有的情深缘浅,都抵不过一句遥远。
  
  相知不相许,相恋不相依,我研墨寒沙刻撰雁字相思,你却夜阑蹙眉惊落一窗秋雨,我白雪盈面早生华发,你倚廊独叹空瘦如花,你与我相距的,又岂非关山千里?
  
  文中知你,字里识你,又用殇文挽歌作别离。风中解你,雨里忆你,又于埋花葬雨淡忘你。
  
  你与我,经历了一个轮回。炽情似火,终熄于冷若冰霜。
  
  那为谁添病为谁羞的女子,何时换做日晚倦梳头?那翩翩浊世的男子,脉脉情深又何尝覆水难收?那合手结过的同心,又为谁,打落红尘浪里,付之东流。
  
  轮回罢,星依旧,云轻柔,只是你与我,都老了。有的梦,醉过,约已成旧,有的人,经过,便是一辈子。
  
  如今的我,日日焚香抚琴,怅寥廓,诉与征鸿听。如今的你,是否夜夜忧浸烛花,手边锦瑟,可绣有往昔峥嵘?
  
  鸾难比翼,燕不双飞,可是春天,还是会到来。
  
  漠北与江南,季节交错了一个半月。这里艾草绿染,你那里,已然梨白桃红,花叶扶疏了。想你轻提罗裙,娉婷林下的时候,缤纷的落樱,渐覆身后的足迹,一路烂漫,也一路香随。
  
  飘零的红瓣,祭成了今生无解的哀思。如相惜,唯追忆,苟活余世,为你写诗。
  
  你曾说:或有一面,春暖花开。也许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阡陌摇香,芳华倾城。只不过,那个时节,江南又是淫雨霏霏,花事了荼蘼。错过,就错过春天。
  
  我,依然会等,静静等下去。
  
  但遥远,让你我,忘了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