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开放平台 >

只有非人类才可以说热爱人类

1503191380
新闻详情

  爱人“爱人”这两个字按通常的字面引申,自然可以说是热爱人类。可这最通的四个字却最是行不通,因为,正如我们人类说热爱动物类热爱植物类。但遗憾的是这些非人类不会说话不会写字,或者说会说会写我们也永远无从知晓。
  
  所以这“爱人”只能有如下解释,譬如:爱上了某一个人;爱上了从事某种职业的一群人;或者是某位伟大的皇帝热爱人民大众?其实这两个字惯常或者最多的用法是曾经当过配偶的别称——男女对别人介绍自己妻子或者丈夫,都可以说这是我的爱人。
  
  这种称呼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很是流行,后来逐渐也被淘汰了。早年间我有个同事不喜欢他的妻子,找了一个情人。他曾经很认真的当众说;“妻子只是法定的一种称呼,而自己真正热爱的人才是爱人。”就是说在他的眼里,妻子需要存在但可以不爱,只有情人才是爱人。后来他还真的离了婚,那位情人转正成了他的妻子。我禁不住在想,他此刻还说不说妻子可以不爱呢?
  只有非人类才可以说热爱人类
  而我今天想说的却是另一种方式的“爱人”,写到这里我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说有些荒唐,但既然想说还是畅所欲言吧,这是哪位哲人的名言啊——“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豆蔻年华情窦初开,记得喜欢上班里的一位男生,如痴如醉的单相思了一段时间。那是初中一二年纪的事情,年龄太小懵懵懂懂,自然是不可能去表白。这段情殇后来不治自愈悄然消弭,再后来我和这位男同学在一起下乡数年,那时的情思竟然丝毫不再有。
  
  记得那次是全县的知青开大会,一位邻乡的知青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那男孩也不是舒眉大眼特别漂亮,但我就是看他很顺眼。自然这种喜欢更不会有结果,几天后散了会就各奔东西再也见不着了。虽如此,但那一眼的印象却是永远留在了心里,不知何时就会幽幽地浮上心来。
  
  那年伯父把我从插队的知青点转到亲戚三舅家来,三舅不是亲舅舅,和我没有血缘,只是暂居在他家里。那天三舅的儿子从部队回家来了,哎呀,好一个英俊的青年军人!那位表哥穿着崭新的军装,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俊眉朗目的,一笑起来简直让人心都醉了。
  
  或者是那时候我都见识少吧,总之这位美男子可真让人心动。和这个漂亮表哥没相处几天我就离开了三舅家,当然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也还见过,他是我伯母的侄子,亲戚间婚丧嫁聚时还是有交集的。
  
  成年了结婚生子,平和淡定的过日子,漫长的岁月里浩瀚的人海中,却是再没有对谁有那种惊鸿一瞥就上心的感觉。不是自己三从四德守妇道不敢有非分之想,呵呵,这些程朱理学的陈词滥调早已过时,现代人还不至于连思绪也被禁锢到那种地步吧?
  
  倒是开始欣赏屏幕上的人儿来,先是喜欢达式常。达式常这位话剧电影演员现在的年轻人许多不知道了,当年他可是大名鼎鼎。他主演的电影《青年一代》《谭嗣同》《人到中年》等等都很成功,前几天我还看了明星版的话剧《雷雨》,他饰演周朴园。我最欣赏达式常的儒雅气质,当然他饰演的剧中人也都是温文尔雅。
  
  达式常也可说是那个时代许多人的偶像,大众情人大家都喜欢,想来我也不过是他追星族里的普通一个,连一封观众或者影迷的信都没有写过没过呢。
  
  然后就是喜欢故事片《金陵之夜》里饰演陈立夫的演员柳健,也还是文气的一路。其实柳健在电影里是个配角镜头不多,但就是那长衫一袭,和举手投足间的一种做派,就和那少年知青一样,让我刹那间记在心头。虽不能说铭心刻骨,但也是永不忘怀。
  
  后来又见过柳健在刘晓庆主演的电影《原野》中出演焦大星,那个角色不需要文静文雅,是一种有点过分的憨厚。柳健或许也算演的到位,但那种我欣赏的文气却是一点也没有了,马上就觉得淡然。
  
  自幼爱好戏剧,更喜欢国粹京剧,现在不上班了,可以经常在电视戏剧频道里过戏瘾。现在我喜欢上了上海京剧院的演员金喜全。这位叶派优秀小生不但扮起来真漂亮,而且唱念做打无一不精,那粉脸儿和那身材简直是绝了。
  
  作为女人我不大爱看京剧武打,但只要有金喜全出演,无论文戏武戏我场场不落,那真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精神享受。我经常在想,金喜全这样色艺俱全的人真是太难得,天生的一个极品演员料子,他应该就是中国的金喜善吧!
  只有非人类才可以说热爱人类
  看电视剧《大宅门》,白家小姐爱上了一位戏子,因为身份悬殊不能如愿,为此她终生不嫁,最后抱着这位演员的照片拜天地算是结了婚。那时看到这个情节我还曾讪笑这位白小姐太痴,现在我很是理解了。
  
  有时候想啊,若我是当年那位深宅大院的白家小姐,没有同学没有朋友不能上网不能社交只能看戏,只爱一位演员很可以理解,结果或者比她更过分也未可知。不见那《红楼梦》里的尤三姐,为了柳湘莲一场戏就非卿不嫁,而且为此饮剑身亡吗?
  
  最后再告诉大家我一次难忘的事情。大家都看过大型运动会的开幕式,所有运动会的点火仪式都是最精彩的看点。奥运会和亚运会的点火仪式有规定,虽然不拘形式,但都必须要真人去最后把圣火点燃。
  
  那是多哈亚运会的开幕现场,许多陡峭的台阶通向高高矗立的圣火台,一个卡塔尔人身着民族服装骑着骏马,向着高处疾驰而上。台阶越来越陡,那马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到最后的那十几个台阶,那匹马已经很吃力了,端坐在马身上的骑手脸色这时也严峻起来,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开始跟着担心。万一这马攀登不上去趴在那里,就算是多哈的囧事,但全世界人们谁也不想看到啊。
  
  骑手在用自己的手段激励着马攀登,那马也仍然竭尽全力的一步一步往上走。忽然那匹马一条前腿一软,差点摔到。我的心瞬间揪成一团,几乎惊呼起来。但那驭手临危不乱,镇静的控制着马回复常态。终于那匹马顽强地登到了顶峰,天哪!
  
  这时场内的灯光聚在这高处的人和马上面,在举世人们的瞩目下,那位骑手高举火炬,脸上泛起自信和矜持的微笑,哎呀,此刻他看上去是那么的英俊,简直是摄人心魄!圣火点燃了,熊熊烈焰冲天而起。我的心头瞬间似乎也被点燃被震撼,一种强烈的感觉涌上来,那就是——爱他,一见钟情!
  
  以上这些可以说都是我的爱人或者我曾经爱过的人!我相信每个人心头都有如此这般的爱人。区别只是大家都是悄悄藏在心底,而我,现在勇敢地,当然也可以说荒诞的诉诸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