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开放平台 >

极力主张自由散漫的生活方式

1505023102
新闻详情

 彤彤是我二十岁的猴外甥女,可是我喜欢说她二十二岁,因为她总是强调她小姨我这个年纪的女人。她小姨没怎么,不过是刚刚过完四十岁生日的四十二岁女人。
  
  彤大总管来的那天简直遭遇了本市最大的风天,我笑着说看我们东北是多么的热情,冻得某小孩一个劲儿跳,哈哈!好!
  
  彤大总管从此走马上任,一家三口只管我一个人,绝对事无巨细,我和她很快就成了斗嘴名将。她走了两天,俺有点想她,特纪录在此。
  
  厨房是彤总监常去监督视察的地方,她首先评论了俺那已经用了十来年的围裙,非说是孩子穿的罩衣。看我煎豆包就得说真是纳闷东北人干嘛吃这样粘乎乎的东西;煎饺子我喜欢水煎她非得说油煎而且是煎正反面要油香焦香四溢,而这样油腻的东西俺是没法吃的;彤彤只喝新米熬成的粥而且她不喜欢粥,我每天都得跟她汇报粥的品类;彤彤不喜欢豆沙包,她揪得我蒸的为数不多的豆沙包没有衣服穿; 她不喜欢肥肠猪肚,一边抨击我们的怪癖一边吃着里面的配菜吃得口颊生香。她对我切油腻的猪大肠时的刀功不敢恭维,说我赶不上她姥姥,还还还赶不上她妈妈,她哪知道就她姥姥我妈妈给我带的肥肠那是非常的大而油腻,我恨不得整根熬了油,再把油倒掉。
  
  后来,彤总管在精神侵略的同时开始迫害我的身体。我家沙发她霸占了一个三人的,牛牛琪琪各用一个单人的,我刚往她那一凑就尖叫说我为什么老挤她。好不容易坐下来,就开始使劲揉捏我的手指,害得我到时间手指就条件反射。我拖完地满身大汗坐到那要吃香蕉,她会说你怎么老吃东西。她不止一次指点我怎么扫地,就是不帮我干活,我偏不听。动不动跟我发嗲,力邀我跟她一起洗澡,我誓死不从,结果一阵子哗哗哗用了三个人的洗澡水洗了自己都差点没够。她还幻想着跟我同床共枕,可是我一想到她妈说的她的骚扰就头皮发麻,所以牛牛不在的那晚我老早就乖乖地关好门睡了,等她反应过来菜都凉了哈哈。
  
  彤总管最让姥姥担心的是把她辛苦给带的东西给扔了,因为那些都是她妈妈视为宝贝而她视如敝屣的东西。她还嫌重不愿意拿我给她妈妈带的衣服裤子裙子围巾,气得我要哭。
  
  彤总管还对我的家庭教育提出了质疑,。这个主张并没有激起琪琪多大的共鸣,她只是一直怪叫她还是不是我亲生的,诸如她出生了十四年我也没给她做过糖醋排骨,注意,重点不是排骨,而是糖醋。
  
  给彤彤钱的那天,我终于得到了一个吻。初吻,二十年前,那个稚嫩的孩子,那小小的唇,印在我脸上。
  
  她的评价:这十天,胖了十来斤。
  
  她的鉴定结论:幼稚的一家人。
  
  她的工作要求:要持续不断地想她。
  
  而我,才两天,就想她了,想和她的战争,别有一番风味!
  
  图片

上一篇:如果可以 我宁愿时间停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