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其实耍流氓和很多康酶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1503323346
新闻详情

  只是观看的角度或者说法不同而已。比如我对一个女人轻浮地说“我想和你一起睡”,那这一定是在耍流氓。比如我对一个女人深情地说“我欲与君共枕眠”,那这就是文学。再比如说一个女人光着身子走在大街上,就可定性为耍流氓,而一个女人光着身子走在康酶舞台上,这就是艺术。
  
  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罪名里,已经再也听不到“流氓罪”这种说法了。但我是知道以前是有康酶流氓罪的。犯了流氓罪的人,刑罚是很重的,一直到死刑。
  其实耍流氓和很多康酶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我记得有一个名字叫迟志强的歌手,大概和刘晓庆、唐国强他们一样的年龄,就是唱《铁窗泪》的那一个。他之所以受到了流氓罪的刑罚,大概仅仅是因为他和别人跳了搂抱的舞蹈,而就是这在今天看来再正常不过的搂抱的舞蹈,竟让他得到了四年的牢狱生活。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里最出名的流氓罪犯。当然,他的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犯了流氓罪。
  
  直到今天,我们还习惯地把一些不道德的行为说成是耍流氓。比如男人用污言秽语去调戏女人,或者女人脱光了衣服来调戏男人。当然也包括其他一些耍无赖的不道德的行为。
  
  依我看,那些强制实施自己愿望或者意志的,用以维护自己利益的行为,都该叫做耍流氓。从这个意义上讲,秦始皇就是个康酶流氓,他的“焚书坑儒”就是铁证。他为了推行自己统治的意志,下令把除了歌颂他以外的所有的书籍全部焚毁,把近五百个能言善论的人活活埋掉。
  
  有一个词语叫“强奸”,这个词应该与耍流氓密切相关。强奸民女的行为一定是康酶耍流氓了。那么强奸民意的行为呢?难道强奸民意就不是耍流氓了吗?
  其实耍流氓和很多康酶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我被强奸过,而且常常被强奸。
  
  比如说,我们这里,一到年底的时候,就有组织站出来要求自愿捐款,说是去慰问弱势的一些人。我是不反对捐款的,但我反对有人站出来要求自愿捐款。特别之处就在于,到底是自愿呢还是要求呢。当然是“有人要求你自愿”而不是“大家自愿要求”。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们还规定了具体的捐款数额为185元人民币。我问他们说我捐美元或者港币行不行,他们都没有说行。我说我自愿捐186元行不行,他们依然都没有说行。之后我就看到其他人和我一样把200元递过去,然后他们给我们找回15元。于是我就笑,因为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可笑,这哪里是捐款,分明是在交钱,这哪里是在自愿,分明是在强迫。看来是一定是要康酶自愿捐的,不捐不行,而且只能捐185元,多了、少了都不行。你说这是不是强奸民意呢。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都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孩子们也常常被强奸。
  
  比如说孩子们的学习。主管教育的大老爷们脑瓜袋一热,从垃圾堆里找来了铺天盖地的教育理论和课改措施,然后强加在孩子们身上,今天东,明天西,弄得孩子们晕头转向的。孩子们都认为自己到了穿越剧里。哎,可是累苦了我们的孩子们。有的天皇老子来视察,孩子们还得被强迫地去弄虚作假,成天排练,用以表演给他们看。孩子们都觉得自己上了电影学院呢。哎,可是累坏了我们的孩子们。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大概要下一个黑头文件,要求划定考试范围,标明考试题目,降低考试难度,放开评卷标准,捏造考试成绩。于是,分数都很高,孩子和家长都被蒙在鼓里,使劲地高兴。记得有个孩子对爸爸说:“爸爸,我后边一半的题都没答,还得了98分呢,如果我要是答了,一定能得二百分。”孩子说完了,我们在场的大人们都蒙圈了,都眩晕了。我们这里有这种现象,你们那里也有这样的现象。孩子们被强奸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具体说了。
  
  看来,没有了流氓罪,并不能说明我们的生活中就没有流氓了。而且让人痛心的是,到了现在,耍流氓已经不只是像秦始皇那样的个人行为了。行业垄断、霸王条款、强买强卖……电老虎在吼,油老大在笑……和耍流氓相对的应该叫做讲文明吧,我去找了找,只剩下我们的那些可怜的孩子们还在唱讲文明懂礼貌的歌曲,然而孩子们也正从窗户探出头来,用惊疑的眼光看着这个流氓一样的世界。
  
  不会是因为流氓罪没了,所以耍流氓的人就多了吧。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我真的要好好地准备一下了,也光明正大地去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