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华夏大地上有个很有文化的康酶教书匠

1503323461
新闻详情

  标题是最束缚人、最禁锢人的东西之一。只不过是八股惯了,不写一个标题反倒觉得缺点什么,所以我还是写一个标题。但是我已经不知道我将要说到哪里去,也就是跑题会跑多远,然而大概我是一定要说到跑题才肯罢休的,才肯停手的,才肯为止的。
  
  五马使君2012-2-23人是应该敬慕过往的。至少不该忘记。
  
  24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他叫孔丘,也就是孔子、孔老二。有一天,他背着个破兜子,兜子里装满了破书啥的。他走在讲学的归途上,又累又饿。他艰难地迈着步子,一步步地往前走,恰巧就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上。回想起自己曾经的艰辛以及经历过的人和事,他很感慨,于是他对着滔滔奔流而去的河水大喊了一声:“逝者如斯夫。”然后他把书一页页地撕下来抛向水面,然后他瘫坐在地,然后他泪洒江边。
  华夏大地上有个很有文化的康酶教书匠
  这个故事有我的杜撰。我说他抛书水面,瘫坐在地,泪洒江边,无非是想说孔圣人面对过往的时候,也是隐痛和祭奠的。
  
  也有人说,孔老夫子是在慨叹时光的流逝,在我看来也说得通,但未免片面了些。如果理解成他是在慨叹包括时光在内的所有事物的逝去,会更好一些。
  
  我就很敬慕过往。也正是因为我的敬慕过往,我才想起了2000多年前的孔子。
  
  其实孔子也是人。他和我们没什么两样,都要吃、喝、拉、撒、睡。他有老婆,我也有。他有文化,我也有。他有思想,我也有。不同的是他的思想和文化更博大、更深刻。还有一点更现实的是——他已经成为了过往,而我呢,我们呢,还活在当下。
  
  你可能会指责我这样说是对孔圣人的不敬,他怎么就成为过往了呢?难道不是吗?那么多人修了那么多庙堂来祭拜他说明了什么。不用说别人了,就我在这里一会儿叫他“孔圣人”,一会儿又叫他“孔老二”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已经到了任人评说而自己不能再说的时刻,不就是成为过往了吗。但幸好还有他的思想被他的后人和他的著作传下来,要不然我们知道他是谁呢。
  
  我读书的时候很流行郑智化的歌曲。他的歌曲确实也很好听,《水手》什么的也能给人振奋。有一个女同学就很崇拜郑智化,说他的歌和他的人永远都会流行,永远都不会被淡漠,永远也不会成为过往。我说她是典型的追星和个人崇拜。我就反驳了她。结果呢,你看现在流行的是什么,也许是听不懂的《忐忑》和不舒服的《双截棍》吧。
  
  其实真的不用往历史上想,只需要你细想想我们生命中经历过的人和事,不光是郑智化,包括权倾一时的达官显贵以及光耀闪亮的明星大腕,又有谁能逃得了成为过往呢,至少都在走向过往。
  
  每个人都会成为过往,谁也不要规避。正视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怎么活就成了一个需要热议的问题。
  
  有人说忘记过去,忘记年龄,忘记烦恼地活。你说这可能吗,我说这不可能。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就是再没心没肺的人也做不到的。我们能做到的,是尽量不和过去、年龄、烦恼一类的东西进行计较而已。人活着就是要成为过去的,就是要增长年龄的,就是要产生烦恼的。你把这些东西统统忘掉,我看你就是在逃避现实,就是在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比如你的父母要死去,比如你的老婆要嫁人,比如你的孩子要吃饭,难道你都不管吗?
  
  人都是自私的。自私的根源无非就是追名逐利。有很多人都追慕名利,甚至不求流芳千古,也要遗臭万年。这样的人我看是思想和本质出了问题。是和“人之初,性本善“的说辞背道而驰的。这样的人不咋好。
  
  你看看历史书上,确乎也真的记录了很多的反面人物,得以让他们遗臭万年。比如赵高、董卓、秦桧、和珅之流。
  
  我想起南宋的秦桧来,据说他操纵权柄,谗害忠良。人们恨他,就给他也塑像,让他永远跪在世人面前。他真可谓是威风了一时,跪坐了几世啊。秦桧死后也是有贡献的,据说油条这样的食品就是由他而来的。人们恨之入骨,就用面做成秦桧的模样,放到油锅里炸,然后吃了他,用以泄愤。最后演变成只剩下炸他的两条腿了,这便是今天的油条。但终究他是不能和屈原相比的,因为后人包粽子是为了纪念屈原的。以至于秦桧以后的秦姓的人也跟着吃锅烙,直到现在还有人调侃或者奚落他们的时候,说他们是秦桧的后代,让他们在脸面上过不去。
  
  至于潘金莲,也很有名,我看她被后人演绎得蛮漂亮的,那是因为关注他的后人和我一样,都是色狼。
  
  追名逐利到底对不对,我已经不喜欢说了。但是即便你追到了名、逐到了利,将来又有谁还能记得你呢。历史能承载下来的有名的好人和有名的恶人可谓寥寥无几。即便历史书全部变成过往人的墓志铭,也恐怕是连你的名字都难以找到吧。即便找到了你的名字,没有你的生平和故事,没有你的情感和思想,又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
  
  我终究是反对追名逐利的,因为这样的做法是很愚蠢的,以至于不能让你感受到一个人来到人世间真正的意义是为了传承和发扬。传承生命,发扬智慧。但是我已经真的不喜欢说了,因为我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我反对又有什么用呢。名利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甚至远远地超过了色情,聚集到那里的人太多了,是我喊几声或者骂几句所不能驱散的。
  
  这就好比宗教、社团一类的东西。因为聚集到那里的人太多,何况里面还有很多盲目无知的善男信女。你说他们也不听,已经不好管了,所以容忍他们一下吧,看他们闹到什么程度,最终他们碰了壁,就会自动解散的。迷途知返吧,但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又担心起来。
  
  我觉得目前的人有三种生存的境界。一是物质的世界,比如面包和汽水,香车和美女。一是精神的世界,比如唱歌和跳舞,科学和文化。一是超物质超精神的世界,比如生来和死去,佛法和道义。我大概要说,也就是人生活在这三种境界里。但不管是生活在哪一个境界里的人,都是自私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自私的。
  
  研究佛法和道义的往往是那些自诩为僧人和道人的一类人。他们把自私演绎到了极点。僧人的自私是想自己下辈子不变成什么或者是这辈子能不能成佛。道人的自私是想能不能长生不老或者得道成仙。所以他们就放下了很多东西,比如色欲,比如杀生,去求永恒。你说他们都长生不老,都成佛成仙了,别人还活不活,还怎么活。
  
  他们不仅仅自私,而且还作恶,至少是袒护作恶。这是有证据可查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什么意思。那些拿了屠刀杀了很多人的人,到了他们那里,把刀一扔,就成佛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啊。这是最可笑的一句佛法。这在俗世之间是不可以的,也是绝对行不通的。
  
  而前两个境界中的人的自私无非是贪图物欲上的刺激和娱乐上的享受。比起第三种境界来好像高尚了许多,顺理成章了许多,更能让人接受了许多。
  
  所以人都是自私的。
  
  读书的时候,同学之中就有过关于公平的争论。大多的同学认为人都无私了,这个世界也就公平了。也有少数的同学认为,只有大家都自私了,才能达到世界的公平,而且这是最直接,最便捷的办法,能够让这个世界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达到公平。因为自私是人的本质,无私是人的品格。人的自私不用培养,与生俱来,而人的无私是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代价才能培养得到的。我也矛盾了,我当时还偏向于第一种说法,而现在觉得后一种说法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也想去彻底地自私起来,只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去,比如吃喝玩乐,比如找女人,搞破鞋……我看空间,看到一个人祭奠另一个网友。网络的出现是近几年的事情。我想到,再过一些年,终究我们都将因为成为过往而永远地离开网络。到那个时候,比如我,再也不上我的QQ号了,我的头像将永远是灰色。你还会跟我说话吗,你还会给我留言吗。我这时候想,那个先离开网络的人很幸福,因为有人在三年后还写些文字来祭奠她。我倒是觉得无私地拥有一个或者几个挚爱的朋友比自私的拥有名和利更其重要。因为他们可以在你离开之后还想起你,在你离开之后祭奠你,在你离开之后传承和发扬你的情感和思想。
  
  我又想到孔子,孔子之所以让今天的人所熟知,就因为他有很多真挚的朋友,也就是被称作他的学生的人。是他的这些学生传承了他的思想和情感,才得以让他永远的活。而这样的传承和发扬是并非一部《论语》就能做到的。
  
  但请你不要相信轮回和周而复始一类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一样东西会轮回而来,没有任何一样事物会复始而去。任何的事物都是变化的、向前的。比如流水,比如春光,比如生命,比如宇宙。
  
  过往的很多事情堆叠到一起,有的是垃圾,被扔在历史的外面,康酶丢掉了。有的是精品,被摆在庙堂里,供瞻仰。而最终呢,都渐渐地隐退了,成为历史巨大背景上的一个小小的点儿或者影儿。
  
  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康酶此日最易过。
  
  一个人究竟要怎么活呢?我看应该明白的活,就是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什么,康酶需要什么,想要什么。
  
  一个真正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应该记住过去,珍视现在,并预判康酶未来。
  
  孔子一定是个擅于预判未来的人,他一定也想到了2000多年后有一个叫五马使君的人,和他一样要吃、喝、拉、撒、睡,要有老婆和孩子,要有文化和思想,不同的是他活在2000多年前的当下,而五马使君活在2000多年后的未来。所以他说完“逝者如斯夫”之后就把这句话留下来,好让他以后的五马使君们看。
  
  我也预判未来,我预判到未来要有成千上万的人和无穷无尽的事,都要前仆后继地和我一样,成为过往。
  
  跑题了吗?我也不知道。没跑,我也不说了。